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机关各单位坚持主题教育与纪检监察工作相结合
习近平对四川长宁6.0级地震作出重要指示
李克强会见第73届联合国大会主席埃斯皮诺萨

快递的站队考量,"圆通中通申通"已尽归阿里阵营

发布时间:2019-06-09  来源:央视网-澎湃新闻  字体大小[ ]

  随着阿里成为申通的第二大股东,中国快递行业知名的“三通”已尽归阿里阵营。2015年5月,阿里系的云锋新创、阿里创投获得圆通20%股权。2018年5月,阿里携菜鸟13.8亿美元入股中通,持股约10%。更早之前的2007年,阿里还与富士康共同在百世投资1500万美元,阿里系的股份占比在其上市时已达29%,位列第一大股东。

   原标题:阿里投资圆通中通申通背后:快递的站队考量和菜鸟带来的改变

  随着阿里成为申通的第二大股东,中国快递行业知名的“三通”已尽归阿里阵营。

  2015年5月,阿里系的云锋新创、阿里创投获得圆通20%股权。2018年5月,阿里携菜鸟13.8亿美元入股中通,持股约10%。更早之前的2007年,阿里还与富士康共同在百世投资1500万美元,阿里系的股份占比在其上市时已达29%,位列第一大股东;

  对于阿里的投资,申通方面今年3月曾表态示,公司将与阿里巴巴在物流科技、快递末端、新零售物流等领域进一步探索合作。此前,中通方面也表示,双方将围绕面向新零售的快递、末端、仓配、跨境等物流服务展开全方位合作,并在智慧物流方面进一步提升数字化、在线化、智能化水平。

  对于阿里投资快递公司,外界一直有疑虑:阿里是要做快递企业背后的操控者吗?

  2013年,阿里巴巴联合顺丰、通达系等共同成立菜鸟网络。尽管阿里方面一再强调,“菜鸟网络不会从事物流,而是希望充分利用自身优势支持国内物流企业的发展,为物流行业提供更优质、高效和智能的服务”,但 “快递公司沦为附庸”的质疑一直存在。

  那么,身处其中的快递公司“站队”阿里背后,有着怎样的考量?对接菜鸟,究竟给快递公司带来了哪些影响和改变?近日,澎湃新闻记者走访了部分对接菜鸟的快递公司。

  申通:这个俱乐部门票要不要?

  “申通跟阿里合作,是建立在他们已经投了圆通、百世、中通的基础上。我们的想法很简单,就是这个俱乐部这张门票要不要,这是第一个最简单的想法。”近日,申通快递总经理陈向阳在接受澎湃新闻等媒体采访时透露,“我们也看到菜鸟在投了这几家之后,在技术层面与这几家快递公司有大规模合作。”

  今年3月11日,申通快递发布公告称,阿里巴巴将投资46.6亿元,成为公司第二大股东。

  申通创始于1993年,是“三通一达”中成立最早的快递企业,依靠加盟制申通快递迅速布局全国。作为通达系中的元老公司,申通快递此前一度占据了行业第一的位置。然而好景不长,自2015年开始,其市占率以及业务量就开始不断下滑,逐渐被圆通、中通等反超。

  从2016年初以来,申通快递股价总体呈下跌趋势。其曾在2016年1月5日创下47.34元最高价,去年8月最低点仅为14.21元。市值在两年半内蒸发超过450亿元。

  “当时我们创建加盟公司的时候,是摸着石头过河,是没有先例学的,申通可以说是快递企业的黄埔军校,很多人都在申通干过,他们知道加盟形式弊端在哪里,他们组建的时候,不能说改造得干干净净,但起码是避免了一些弊端。”陈向阳指出。

  “作为中国快递企业加盟制创造者、曾经中国快递行业绝对的老大,申通这几年走了一些弯道,其中有一个原因就是技术层面相对落后。大家想,能不能借助一下菜鸟的资源,来整合一下,从技术方面提供一些支持。”陈向阳表示,“但是这个技术层面的支持,我们希望是相对紧密型的,希望有资本的合作。”

  陈向阳还表示,“我们看到,阿里不断有一些新的东西推出来,像新零售、裹裹、城配联盟、海淘仓、跨境业务,这些业务推出来,他们是增量市场,而且这些场景都是菜鸟和阿里自己创造出来的。如果说没有资本的合作,你能不能获得这张新业务试水的入门券?当然这次跟菜鸟的合作,我们也提了一些要求,我们在新的增量市场方面和技术方面,能不能有一定的先发优势,技术能不能帮我们改造。出于这些原因,我们出于快递公司角度来讲,所以有这次资本的合作。”

  5月28日,在杭州举行的2019全球智慧物流峰会上,申通董事长陈德军在谈及阿里巴巴的投资时表示,菜鸟与申通快递的深度合作,双方将在资源、管理、技术等方面实现资源共享,优势互补和优化升级,共同打造优质的综合快递服务链,通过多元化合作,共同来提升快递的服务体验,尤其是末端的服务水平上,将会给客户带来更新的服务服务模式和体验。未来的快递企业将会是科技型、平台型、数据化的,申通正在向这个方向发展。

  中通:大家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

  对于中通来说,其看中的是借助菜鸟的资源整合能力,希望实现降本增效。

  中通稳站市场份额第一已经连续3年,2014年申通曾是行业市场份额最多的快递企业,2015年这个位置易主圆通。中通在2014、2015年持续发力,并在2016年占据市场份额第一后保持至今。

  2019年3月13日,中通发布2018年财报,全年完成包裹量逾85亿件,同比增长37.1%,连续三年超越“通达系”的老前辈申通、圆通,高居行业第一;中通的营业收入达到176亿元,调整后的净利润达到42.01亿元,同比增长30.1%。

  盈利能力上,中通正在紧追顺丰。2018年,顺丰控股(002352)营收虽然超过900亿元,但是由于新业务投资大,用工成本增加,净利润出现自上市以来的首次负增长,下滑4.57%至45.56亿元。

  “其实我们董事长在这个事情上,应该也考虑了很长的时间,我们到底要不要接受阿里的投资。最终我们认为我们有很多事情,我们可以双方共同去做。”中通快递董事局副主席、中通快运董事长赖建法表示,“特别是菜鸟这边,能够把资源更好地整合。比如说驿站,光靠我们中通一家是不够的,市场份额也达不到。菜鸟最强的就是利用它的技术数据能力,可以帮我们进行一些资源整合,我们成本就会降低,所以我们更多地还是从这方面去考虑的。”

  “这就是一种信任,从阿里的角度也是,因为现在它的包裹量最大,它也想要找一种深度的合作,至少会把所有的能量释放给他们。”赖建法指出,其实业务上来看投与不投,关系并不大,“因为我们也是从去年进行合作的,阿里最早投了百世,也投了圆通,那你说业务上跟他们有什么倾斜?在平台上的东西,它是没有倾斜的。所以我说从业务层面,我认为投与不投还没有太大的关系。”

  “无非就是说在一些交流当中,比如说现在好像是一家人交流,有可能会随便一点、自在一点。”赖建法表示,菜鸟的业务包括驿站和农村淘宝等,投资以后,大家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,“我们在做事情上就更坚定,虽然很多事情在真正落地当中也会碰到各种问题。”

  在2019全球智慧物流峰会上,回答阿里投资快递企业影响时,中通快递集团董事长赖梅松表示:投资合作可以帮助中通更好地服务于用户、为用户创造价值,同时可以降低社会物流成本。

  有接近阿里的人士向澎湃新闻记者透露,“真的不能再用过去的认识看待通达系的这几家公司,他们自身就有很强的创造力和变革能力。”菜鸟的投资思路其实是一致的:最终构建物流骨干网,并不是一个物流公司,所以物流骨干网上一定有仓、有配、有快递公司这张辐射的大网,菜鸟还投了一些技术类的传感器公司、机器人公司。在关键应用、关键场景上,构建这张网需要的菜鸟基本都在投。

  “危险”的菜鸟如何赢得信任

  在外界看来,菜鸟的合纵连横,一直是快递企业的隐忧。

  2013年,阿里巴巴联合顺丰、三通一达等共同成立菜鸟网络,根据披露的信息,首期50亿元注册资本中,圆通、中通、韵达、申通各出资5000万元,各占股1%。

  菜鸟刚成立时,马云给菜鸟定了两个要求:一,国内快递24小时之内送货可达。“可达”意味着不仅能到,还可以按照用户约定的时间送到;二,菜鸟员工数不能超过5000人。

  2018年5月,菜鸟宣布全力打造国家智能物流骨干网,并把这一目标明确为“一横两纵”战略。“一横”,是做数字化基础设施建设,把物流不断地数字化、在线化、智能化;“两纵”,一是为新零售供应链提供解决方案;另一个则是全球化。公开资料显示,菜鸟目前已在杭州、香港、吉隆坡、莫斯科、迪拜、列日等地落地六大全球物流数字枢纽。中国到重点国家的物流时效已提升到10天。清关时效从平均2天提速到10秒。

  尽管阿里方面一再强调,“菜鸟网络不会从事物流,而是希望充分利用自身优势支持国内物流企业的发展,为物流行业提供更优质、高效和智能的服务。”

  但舆论仍抱有怀疑。

  2017年6月1日,顺丰与菜鸟网络切断接口,将快递江湖积压已久的恩怨摆到了台面上。

  对于与菜鸟合作的边界,陈向阳表示,“如果说其他电商担心我们的数据安全,那前面三家早就发生了,我们是第四家,如果要担心的话,前面已经有先例了,为什么要担心这个问题。而且据我了解,现在做其他电商的业务,百世的量也很大,菜鸟在百世的股份比我们几家都大,也没什么问题。”

  “像我们这次一样,我们技术的改造,也没有遇到任何的障碍。可能这么多年,最起码‘三通一达’加百世跟菜鸟已经建立起一种信任的关系。这个信任度已经在那了。可能前期,我是有过担心的,菜鸟可能利用免费把大家圈起来。现在好像这个担心也就没有必要存在了。”陈向阳表示。

  中通快递CTO朱晶熙认为,从整个链条上讲,菜鸟与中通的关系更像是上下游的关系,谁也离不开谁。“但是只靠一家引流和帮助还是不行的,更主要是靠我们的核心能力和口碑,得到用户的认可。

  朱晶熙表示,他能够理解菜鸟的一些做法。菜鸟是为阿里服务,提高阿里用户体验,有些东西也是不得不做的,“比如他有一些快递单的用户手机号跟姓名,都是脱敏之后给我们的,站在他的角度上面来说,肯定是很合理的,因为整个行业,整个黑产这么猖獗,隐私信息泄露到处都有。为了提升效率、改进服务,双方建立起安全评估的体系,在安全的环境下进行,坚持平等互换,加密处理,不明文传输。”

  电子面单:统一行业标准带来发展红利

  谈到菜鸟为行业带来的最大改变,快递企业都会提到电子面单。

  2014 年 5 月,菜鸟网络联合三通一达等14家主流快递公司推出了标准化的公共电子面单平台,并向商家和所有快递企业开放免费申请接入。菜鸟网络推出的电子面单与中通、圆通电子面单有所不同的是,菜鸟建立起全行业统一的标准格式,所有的快递公司都能识别菜鸟电子面单。并且菜鸟电子面单是免费的,在电子面单普及过程中菜鸟提供技术和系统支持。

  中通是第一家使用电子面单的快递公司。

  赖建法表示,有了电子面单才能实现自动分拣,这对整个行业是颠覆性的,否则不能实现规模效益,难言赚钱。“其实电子面单对中通是带来红利的。我们推电子面单也很难,因为我们原来都是手填单子,内部声音也很大:你用了电子面单,会不会有风险?但我认为这种一定是发展的趋势,我们当时确实是积极的,而且推进电子面单我们还做了一些政策上的推动,所以电子面单我们当时是做得最早的,而且普及是最快的一家公司。

  “目前中通的电子面单利用率已经超过99%,”朱晶熙回忆称,中通曾在2013年自己尝试过电子面单,但只是小规模试点,但是推广不是太好。一直到了2014年,他认为电子面单是中通甚至是快递行业的未来。正好在那个时候菜鸟开始牵头统一标准、规划流程、统一入口。“以前每家都有自己的标准,电子面单大小都不一样。菜鸟统一了ISV(软件开发商)、商家的打单软件。菜鸟跟差不多一百多家软件公司谈判,用补贴的方式让商家来统一使用电子面单,他们(菜鸟)起到了很好的推动作用。”

  对比其他的电商平台,朱晶熙认为,菜鸟做得最广最深,跟快递公司配合度也最高,也更加接快递公司的地气,“跟京东整个对接,像蜻蜓点水一样的,后面就没有声音了。拼多多可能刚刚起来,他的物流团队好像也是刚刚成立,他们也是在想拓展这块,也刚刚起步。

  回忆跟菜鸟的合作,陈向阳透露,“菜鸟当时赋予我们电子面单是免费,这么多年还是免费的。快递公司获得大量的赋能,自动化分解、三段码和二段码,这些事情全是菜鸟帮我们干的。这几年下来,我们发现菜鸟也没有利用大数据来做损害我们的事情。比如说现在自动化分拣,我们需要菜鸟数据技术支持,而且还帮我们做一个四段码,他提供四段码的服务,还是免费。甚至还帮我们提供他们高德地图的资源,还是免费。当然这个免费,在没有资本合作的时候就是免费,这几年下来,已经建立了一定信任的基础上。”

  通达系与顺丰、京东:不是模式的竞争,而是产品的竞争

  随着阿里对申通投资的完成,有分析称,快递行业向头部集中的态势明显,加盟制的“三通一达”与直营的顺丰、京东物流的竞争日益明朗。三种模式谁更占优?

  “这个问题很多年以前就讨论过,到底加盟好还是直营好。我的观点不是谁好谁坏的问题。当年这几个老板要做加盟制是被逼无奈,没有钱,投一个企业投不起,只能做加盟。现在要投这么大的全国网络,我估计没有三四百个亿也干不起来。顺丰当年的发展,也是逐步发展起来的,但现在已经没有逐步发展的机会了。”陈向阳指出,“很多人说顺丰服务质量高,是建立在直营体系的基础上。我认为这是一个误解。”陈向阳表示,“我们这四家企业的时效并不慢,服务质量也不并差,别人也不比我们快到哪里去。”

  “但是为什么我们价格那么低。我认为我们通达系缺乏一个产品概念。顺丰为什么有这么高的价位?他的件量为什么不大?他的件量只有1000来万单,他有这么好的服务,为什么这两年上升趋势很慢,什么原因?他的价位太高了。”陈向阳指出,顺丰在某种程度上获得订单,是大家心中有一个概念,安全,件交给他是放心的,走他的件是安全的,“在通达系,总部和所有的网点以前都没有重视这个问题,这是我去年一年在想这个问题,我也在想能不能在申通尝试一下。但是电商这种大批量件的要求不一样,商家的要求是能快则快,如果真的不能,可以接受慢一点。”

  “可能我们通达系跟顺丰不是一种模式的竞争,而是产品的竞争。”陈向阳总结道。

  在赖建法看来,“快递行业走到今天,应该说2012年以前,大家普遍对我们民营快递基本是不看好的,对加盟制是根本不看好的。当然加盟模式也有它的弊端。只要这个行业越来越大,所有的东西会越来越完善,因为直营不管它做得再厉害,直营也有弊端。因为你不是在一个城市,整个中国地域广阔,决定了会有很多的标准。你如果是做直营体系,你是一套标准体系,一套标准体系如果放到整个中国,我认为存活率基本不高,有可能在一二线城市非常好。所以,我认为直营跟加盟没有必要去讨论。作为加盟制,我们是双创典型的推动者,我们就是让所有人都成为老板。”

  行业未来:增量市场与颠覆性技术

  4月9日晚间,申通快递发布一则人事公告:陈德军其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总经理职务,辞职后继续担任公司董事长、董事会战略委员会委员、审计委员会委员职务。而他的继任者为申通“老人”陈向阳。业内人士表示,这是一个意味深长的任命。

  陈向阳在2005年至2012年曾担任申通副总裁,对于此次回归,他称是为了感恩和不忍看申通老是屈于人后,“我经历了申通的辉煌,那个辉煌是鼎盛的辉煌,是所有民营快递企业加起来才是申通的量。后来我跟另外一个股东收购了天天,后来天天卖给了苏宁。应该说在某种程度上财富也自由了。为什么回申通,一个是人要知恩图报,我有今天获得财富自由,是当年申通给了我一次机会;另外一个原因,有点不忍心申通老是屈于人后。”

  “我自认为做民营快递企业的人,没有多少人比我更了解阿里和菜鸟,如果有了这次合作,加上我的一些情怀。我不敢说把申通怎么样,总想通过自己努力一把,能不能超车一回。总想让申通进步得快一点。”

  陈向阳指出,“我认为随着各种新物流场景的发生,可能一些订制的服务,像裹裹要求两小时取件的服务,甚至门店发货的服务,这些业务可能会不断增加。”

  “但是这个增量市场要求比较高。我的想法是让申通不但有具备做传统业务的能力,还能够应付各种新物流场景产生的能力。现在申通有将近20万的快递员,随着驿站、第三方、代收点和快递柜的发展。大量的快递员可以省下来,新的能力培养,也会带动新零售的发展,我认为这个想象的空间是很大的,这个可能也是我想干的事情。”陈向阳表示。

  而对于中通及快递行业的未来发展,朱晶熙指出,“电商件在我们整个比例呈下降趋势,我们在散件市场的增长速度在加快。虽然电商还是占我们大头,但是反而很零散的这种利润率更高,但是对服务要求更高,比如服务态度、响应速度等。我觉得这块市场,不能说把哪一块都丢掉,就是这个两方面都要一起做。”

  朱晶熙表示,“长远来看,我觉得我们转运能力的提升,以及降本增效方面,三五年还是一个重点,三五年之后那些东西我觉得也不一定看的清楚,但是从整个技术上面来,我一直担心的是无人驾驶的普及,对快递物流行业是一个颠覆性技术,5G+无人驾驶这块。虽然说无人机那块,看起来比较炫一点,但是我觉得那个可能没有个十年八年搞不成。”

  澎湃新闻记者 欧阳李宁

中国企业网摘编 崯嶧

点击查看更多评论>>发表感言:
验证码,看不清楚请点击更换。